•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恐惧
        凌单手提着书包甩在背后,来到了三年A班的教室里,坐下来的时候深深地发了一声哈切。前几分钟,他和忻分手告别后就感到一股沉沉的睡意。

         也许早上灌输给忻神力的原因,导致凌现在睡意浓浓,需要休息一下。

         “夜崎同学早上好啊!”一声亲切的招呼使凌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抬头一看,是莲音。

         今天的她跟昨日一样,精气神十足,给人一种无时无刻都充满活力的感觉,再加上她人长得又漂亮,性格活泼开朗,单纯。这也难怪会有一大堆痴迷的男生会建立一个她的后援团,这么可爱的女生谁能得到她的青睐可谓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早上好!莲音,”说完,凌又打了一声哈切。

         见状,莲音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了?夜崎同学,晚上没休息好吗?”其实莲音以为夜崎同学跟她弟弟一样晚上不睡觉,去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一次她记得去弟弟房间的时候,就不小心看到一些令她面红耳赤的画面。吓得她慌忙地离开了她弟弟的房间,直到后来她从闺密里听说男生们都会在家里看那些东西之后,她以为每个男生精神不好都是因为那个原因。

         “不是,只不过有点累而已。”

         凌的回答更加让莲音确定心中的想法,说道:“夜崎同学要注意身体哦!那些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凌对莲音说的话,有点摸不清思绪,完全不知道她说的“那些”究竟是什么?

         “额,没什么,你好好休息吧。不过待会就要上早自习了,你可不要再睡了。”莲音提醒道。

         “嗯,谢谢。”凌对于莲音的关心不由得心中微微一暖,莲音真是以后结婚的好对象,以后肯定会是顾家的好妻子。

         很快,随着铃声响了,同学们纷纷都做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早自习。当然这时凌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昨天自称是莲音后援团的几个家伙。

         那几个人来到教室时,也同时注意到了凌,但是看上去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大概也许是昨天看到凌一拳解决西寺的原因吧,现在他们看到凌都是绕着走的。

         时间飞逝,一个早上,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去的,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喂,你过来,我们有事找你!”一个染着黄毛的不良少年从教室门口,指着坐在窗边的凌说道。语气十分不友好,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

         凌以为又是孝仁来找自己麻烦,于是也说什么,就站起身走了出去,看到教室外不只是黄毛还有好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杀马特,带着耳钉,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黄毛见凌一听自己叫他就出来,以为凌是怕了自己,所以更加嚣张地说道:“我说你离莲音远一点,她可不是你能接近的对象。”

         “那关你什么事?”凌嘴角上扬,很不屑的说道。

         “就凭我们是莲音女神的后援团,你就该知道害怕。”黄毛得瑟地说道。

         凌一听是后援团,反倒嚣张地回道:“哦,我需要害怕吗?我倒觉得惹到我,应该害怕的是你们。”

         “混蛋,找死!”黄毛一听,顿时火气上涌,一个巴掌往凌脸上甩去。脑袋想象着待会凌朝着自己跪地求饶的可怜样,脸上不由得露出残忍的笑容。

         “啪。”

         黄毛脸上的笑容下一刻僵硬了下来,整张脸变成猪肝色。

         凌抓着他的手腕,冰冷地盯着黄毛。森寒道:“你是不是没听见我说的话?”接着抓着黄毛的手又更加的用力,使黄毛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旁边几个染毛的看情况,连忙上去想要救出黄毛,可是还没靠近,就被凌那种常人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瞬间打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发出一阵阵呻吟。

         黄毛惊恐地看着凌,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西寺来找他们的时候,说到凌时会露出一脸的害怕。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就如同不可战胜的恶魔,而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可怜的蝼蚁。

         “记住,下次你不会这么运气了。”说完,凌就松开了手。

         黄毛便立即跟打了鸡血似的狂奔,消失在了楼道的尽头。虽然凌放过了他,但在他的心里却造成了严重的阴影。

         “夜崎同学你在这儿干嘛?”莲音刚刚从黄毛逃走的另一头楼梯口过来,方才身为学生会一员的她做完事情回到教室,没想到凌正在门口,好像是在等人。夜崎同学不会是在等自己吧?莲音的脸上顿时浮起两片红晕。

         “哦,你好,莲音。”凌冲莲音打了一声招呼。与莲音一同进了教室,同时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坐在教室后面的头带男。

         西寺被凌这么一盯,浑身上下汗毛竖起,头也低了下来,不敢去正视凌。生怕凌知道刚才几个不良是自己叫来的。

         凌也没有干嘛,就看了他一眼,就转头继续和莲音聊天去了,其实他心里清楚,刚才找事的几个人从对话就可以得知他们是莲音女神后援团的人,再加上自己也没有去招惹过他们,除非班上有人跟自己有过节,而班上也就那么几个,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当然如果他们仍要招惹自己的话,凌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