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线下体验店
        “黄色液体?”王森挠挠头,为什么会出现黄色液体?

         一般来说,小玉瓶里面产出的都是绿色变异液和红色催化液,至于这黄色液体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王森敲着脑袋推算着这黄色液体究竟会有什么作用,催化?还是变异?

         想破脑袋也于事无补,不如马上行动,试试看。

         会发光的碎星河这几天都扔在院子里,树叶早就被揪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杈,晚上的时候也会发光,只是这光芒没有展会那天那么的绚烂。

         碎星河的根系已经开始有些枯萎了。

         王森决定先拿这个做实验,他弄了个盆,将黄色液体倒进去,同时兑了些水,倒在了碎星河的根部。

         他做完这些,瞪着眼看了好久,但碎星河本身仍然没有什么变化。

         夜深了,柳树枝条上开始散出淡淡的光芒,好似萤火虫般一闪一闪,就在王森昏昏欲睡的档口,碎星河的本身忽然起了变化。

         整株碎星河开始快速的生长,很快开花结果,花朵很难看,而结的果子和一般的柳树种子大相径庭,是那种核桃似的一颗颗的,摘下来一看,里面包裹着一颗手指甲大的果实。

         这种果实很硬,敲开之后里面是白色的果肉,在月光下泛着荧光,让想尝尝味道的王森憷了手脚,吓死人呢,谁敢吃这种冒光的东西,万一真是生化武器怎么办?

         结果之后,碎星河全株立刻开始枯萎,不到半个小时,整株的光芒都熄灭了,只留下干瘪瘪的树杈上挂着几十个颜色不一的果实。

         一阵风吹来,果实碰撞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像一曲动人的音乐。

         王森将果实摘下来,他这才发现果实上的颜色都不一样,有通体全白的,有红的也有黄的紫的,还有五颜六色星星点点的,不知道这些颜色都代表了什么。

         他挑了一枚白色果实,放在花盆里,想等到天亮的时候用红色液体试试看。

         天很快就亮了,红色液体也准时产生了,王森小心翼翼的倒进花盆,只见这白色果实开始剧烈生长,眨眼间就窜出三米高。

         王森看着这株树,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主干笔直,分枝集成一簇,好似一柄高举的火把,怎么和母体碎星河一点都不像?

         太阳出来了。

         白色果实长出的大树开始疯狂的开枝散叶,叶片尽数展开,全部都向着阳光的方向,王森甚至都听到了一种诡异的嘶嘶声,像小牛喝水的声音,难道是这棵树本身发出的?

         从早到晚,这株树的树叶全部绕着太阳旋转,每一片树叶都尽情舒展,吸收着阳光的光芒。

         王森惊讶之下,用刀子在树木的主干上割开一个小口,里面立刻冒出了白色的汁液,很快凝结,像水银一样,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

         这究竟是什么树?

         王森有些好奇这黄色液体给树木造成的变异,是不是也像碎星河一样能够自主发光呢?

         他看了看放在窗台的那些碎星河的果实,也许再下一滴催化液,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发生呢?

         电话响了,是陆芸萱的,她很关切的问王森吃饭了么,有没有想她之类的话,最后问到重点,还是货品的问题。

         其实很简单,陆芸萱所进的那些都是大路货,走遍任何一家花鸟店都是一样的货色,没什么价值可言。

         但是王森那里的货就不一样了,单以这绛仙草为例,单单这花色,就已经吸了不少眼球,而且还有驱虫除蚊的功效,简直就是居家必备的宝贝。

         “给我两天时间。”王森安慰了她几句,陆芸萱嗯嗯了两声,语气似乎有些落寞。

         她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店铺,陆芸萱满脑子都是王森胡子拉碴的样子,心里没来由一暖。其实也很容易理解,最好的闺蜜背叛了她,而一直守护在她身边的都是这个正直又有点顽皮的男人,说是受伤后的心理规避也好,说是日久生情也好,总之……

         她现在很想念他。

         陆妈妈一直要陆芸萱进货,花店花店,没有花卖什么?

         “你想让我进货啊,拿钱来啊!”陆芸萱也不言语,只是搓搓手指做了个数钱的动作,你看您老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总不能干打雷不下雨吧!

         陆妈妈把脸扭过一边去,不出声。

         有时候陆芸萱都想她究竟是不是亲生的,陆妈妈做的这些好像和亲妈所做的大相径庭。

         “我是不是后妈养的?”陆芸萱问她爹,陆大有只是笑着打哈哈,哪有的事,天底下哪个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子?你妈还是不是为了你好。

         “你看看你看看,用这么素的色调,我说这农村人审美就是不行,红白配,这又不是农村办喜事呢,难看死了……”

         陆妈妈装修的时候连根钉子都没碰过,现在装修完毕了,又来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你觉得哪里好不好看,你拆了,自己装。”陆芸萱扔给她一把榔头,冷冷说道。

         “你这死丫头咋说话那!”陆妈妈看看掉在地上的榔头,有心捡起来,又怕伤了手,愤愤一跺脚,又绕到鱼缸那头四处咂摸,越看越摇头,这颜色,这材料,真是土,土得掉渣!

         “你个死丫头,也不知道把头发梳梳,披头散发的,像个什么样子!你老娘我当年也是厂里一枝花,能不能梳立整的,这好歹没去相亲,这要是……”陆妈妈转了一圈,终究没敢动手拆了自己装,

         她怕伤着手。

         见陆芸萱头发散乱,又指着她训斥起来。

         “女为悦己者容,悦我者不在,你管我!”

         “也不知道那小子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了,这一天天的,能不能让我省点心,我啊天生就是操心的命,找了个这么窝囊废,又生出这么个逆子,我上辈子缺老大德了我……”

         陆妈妈嘚嘚嘚墨迹个没完没了,陆芸萱不愿听她碎嘴,干脆出了门,来到街上,向对面一看,那家已经关门很久的花鸟店,竟然有人进进出出。

         “樊薇薇不是走了吗?这家店又转手给谁了?”陆芸萱凑上前去一看,只见一个明晃晃的大牌子抬出来,挂在墙边。

         上面斗大的字写着“东农集团线下体验店”!

         刚走了狼,又来了虎,还是只远古巨兽级别的!

         陆芸萱冷冷一笑,没有挑战的人生是多么无聊啊!

         这回,本姑娘就好好和你斗上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