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传说可信吗?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开看着吴大牛,指着其他八个人问道。

         吴大牛本来的背对着那八个人,听到张开的问题,就转过身去,看向那八个人,在八人的脸上,吴大牛看到无所谓的神情,就转过来对长开说:

         “张班长,其实他们都是师部派来的精英,而这个秘密只有驻扎站和师部的领导知道,包括你们团都不知道。”

         “哦?那师部为什么要派来这么多的精英放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当初来的时候,也问过他们这个问题,可是他们自己也说不知道,而且师部的领导还特意嘱咐他们,不要锋芒毕露,要收敛一些,让别人以为这些都是师部不要的渣子兵,所以团里考核才会成绩这么差。”

         杨小西插嘴说道:

         “张班长,你不要想太多了,反正也不知道师部要我们干什么,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呗,一边等一边玩,多好,时不时还能帮助牧民兄弟解决点小麻烦,我觉得挺好的!”

         杨小西一开口,剩下的人纷纷说道:

         “是啊,张班长,你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走,咱们回去烤羊肉。”

         就这样张开被他们拥簇着回到了驻扎站。

         回到驻扎站后,俞强和杨小西就开始张罗着烤羊肉的事,而吴大牛在房间里开导张开。

         “张开,你别想那么多,这些人真的没有什么恶意,他们并不是故意给你难堪的。”

         张开点了点头,看着吴大牛的眼睛说:

         “吴班长,你觉得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嘛?我不是生气,而是不明白,为什么师部要派这么多精英聚集在这里呢?难道这里要发生什么大事?”

         吴大牛说:

         “你可别乱打听,说不定这就是机密,你要是不小心泄密了,那你的前途就完蛋了。”

         张开刚坐到地上,皮球不偏不正的又飞了过来。

         杨小西大声的喊道:

         “张班长,快帮忙踢过来,这球咋老是去找你啊!”

         “是啊,张开,要不你来踢吧,我跟你换,我下去休息一下。”

         吴大牛笑呵呵的说。

         “新来的那个,你下去,把张班长换上来。”

         俞强指着一个上等兵说道。

         这个上等兵是昨天来的,也是师部派来的,他的名字叫王浩,据说这家伙最厉害的就是狙击,能在一千五百米外,轻松打爆一只老鼠的脑袋。

         王浩听到俞强的话,立刻往张开那里跑去。

         “张班长,你去踢一会。”

         张开站起身,颠着球,往人群那里跑去。

         这两天张开再也没有提训练的事,因为他觉得那是自取其辱,还好这些人都很听话,你让干啥就干啥,所以张开觉得就这样混下去吧。

         正踢着球呢,从驻扎站外面闯进来一个女孩子,这女孩子骑着马直接奔进来了。

         张开本来想排门岗哨,但是考虑半天也没有想好让谁去站,最后干脆谁也不站了,反正也没有人敢来这里捣乱。

         陈帅看着闯进来的女子骑着马奔了过来,就赶紧喝到:

         “谁让你骑马进来的?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吴大牛看着这个女子着急忙慌的样子,还以为是附近的牧民,就对陈帅说:“别跟人家那么说话,指不定人家有什么急事呢!”

         而张开看着马上的女子,他也愣住了。

         心里在想:她怎么找来了?

         这个女子是谁呢,没错,就是哪天张开救下的女子阿依莲。

         阿依莲看见张开,立刻跳下马去,奔着张开就跑了上来。

         一下子扑进张开的怀里,悲切的哭起来了。

         这下围观的人都愣住了,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吴大牛一看,赶紧带着人抱着足球离开了。

         “张开,你能救救我吗?”

         阿依莲趴在张开的怀里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阿爸让我嫁给塔塔木,明天塔塔木就要来迎亲了,我死也不愿意嫁给塔塔木,所以我就跑了出来,你能收留我吗?”

         张开一下子懵掉了,这玩意军营怎么能让一个女子住在这里,这不乱套了嘛!

         可是如果不答应她,那她肯定就要嫁给那个塔塔木,而塔塔木是个什么样的人,张开那天也见识到了,这可怎么办?

         “你能不能站起来好好说,你这样我的战友会误会的。”

         阿依莲听到张开的话,也觉得这样不好,就赶紧从张卡的怀中站起来。

         “阿依莲,你让我想一想有没有办法帮你,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一定有办法,毕竟是你父亲让你嫁人的,我总不能跑去你家阻拦他吧。”

         “哦,对了我还有一个情况要给你说。”

         张开看着阿依莲神神秘秘的样子就问道:

         “什么事啊?”

         阿依莲说:

         “昨天夜里我看见塔塔木带着一帮外来的人匆匆忙忙的往草原深处走去,开着面包车,还拿着猎枪。”

         “知道那些外来的人是干什么的吗?”

         阿依莲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塔塔木带他们去草原深处干什么吗?”

         “不知道,不过我看见其中一个人背着一个架子,就好像过去那种老式照相机的架子。”

         “他们什么时候出发的?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开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事情,就着急的问道。

         “大约晚上6点多出去的,可是回来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我睡觉了,不过我睡觉的时候都快11点了,他们还没有回来。”

         “今天早上,我一起床就发现那帮人回来了,还带了很多的瓶瓶罐罐的东西,其中一个瓶子里装着一个样子很奇怪的小虫子。”

         “行,这事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查,你先在这里住下吧,等我调查清楚到底那帮人是来干什么的,再说吧,不过阿依莲,有些话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父亲让你嫁给塔塔木,虽然不对,但是你这样跑出来也是不对的。”

         “可我要不跑,明天我就要嫁给塔塔木了,那我还不如去死了呢!”

         阿依莲撅着嘴说道。

         张开也没有办法去说她,只好带着她往营房走去。

         吴大牛站在营房外面等着,一看到张开领着阿依莲过来了,就赶紧迎了上去。

         “张班长,你真的要让她住在这里?”

         张开点了点头。

         吴大牛一听,拿起胸前的哨子,吹了一声。

         所有的人都从营房里跑出来,在吴大牛和张开的前面排成两队。

         张开说:“给大家说的两个事情,第一件事就是这个女孩叫阿依莲,她要在这里住两天,第二件事,阿依莲带来一个消息,有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在草原上搞一些秘密活动,我们要去查一查,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

         吴大牛对一班的人说:

         “等一下,一班把床铺全部搬到二班去,一班就留一个床位就行了,让阿依莲住在一班。”

         张开感激的看了看吴大牛,而吴大牛则对张开点了点头,表示我支持你的工作。

         等把阿依莲的住宿问题解决好,张开就和吴大牛商量,如何开始调查这帮人。

         而这时候,阿依莲走过来了。

         “张开,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啥事啊?”

         “是关于这片草原的传说,我刚才突然想起来了,说不定会跟那些人为什么来草原有关。”

         “哦,那你说吧。”

         阿依莲看了看吴大牛,然后低着头不说话。

         吴大牛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这阿依莲还不信任他,就站起身出去了。

         其实阿依莲说的传说基本上在这个草原土生土长的人都知道,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而之所以不当着吴大牛的面说,是因为阿依莲想跟张开独处而已。

         “张开,我听我爷爷说过,这片草原的深处埋着一个王子,一个神秘国度的王子。”

         “王子?是那个国家的?”

         “我听我爷爷说,好像是楼兰古国。”

         “不可能吧,楼兰古国不是被沙漠覆盖了,怎么楼兰国的王子会在草原上埋着?”

         “我也不知道,不过爷爷告诉我,传说这个楼兰王子好像是从汉朝回楼兰,结果病重死在半路上了,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埋在这里了。”

         “不会吧,一个国家的王子,怎么可能死了就埋在半路上,这也太不能让人信服了吧!”

         “我不是告诉你了嘛,这是一个传说,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笑什么啊!”

         张开看到阿依莲有点生气了,就赶紧把笑声憋回去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去调查这帮人到底要干什么,至于你说的王子,那不是我该管的事,如果真的有王子埋在这里,那些人要动他的墓,那时候不用你说,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跟阿依莲分开后,张开立刻组织了一次班级会议,大家都一致同意出调查这帮人。

         其实张开也明白,驻扎站的这帮人,那是每天闲的要死,但凡有一点事让他们去干,那都是抢着干,谁要是抢慢一点,那都抢不到。

         晚饭吃过以后,张开留下吴大牛一个人在驻扎站,然后带着剩下的人抹黑往阿依莲的家中摸去。

         可是到了地方,张开发现,阿依莲家中一点动静都没有。

         咦!这不对啊,按理说阿依莲一天没回家,他父母应该去找她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班长,要不要我进去探查一下。”

         杨小西自告奋勇的说道。

         “行,你小心一点,别被人发现了。”

         阿依莲的家是那种老式的基督风格的砖瓦房,院墙不高,杨小西一下子就翻进去了。

         很快,杨小西就跑了回来,一回来就对张开说:

         “班长,里面的人全部都被下了迷药,都昏倒了。”

         “走,我们进去看看。”

         张开带着人冲了进去,发现大厅的正中间摆着一口大锅,大锅中还在咕咕嘟嘟的煮着牛肉,可是看看大厅中的人,东倒西歪的,躺在那里呼呼大睡。

         “班长,我已经验出来了,这些人昏倒是因为吃了这口锅里的牛肉汤,而汤中被人下了高浓度的安眠药,没有生命危险。”

         李东上前一步说道。

         “走,我们追,看锅中的汤还在翻滚着,想必那帮人不会走远,而他们今天把这些人都迷倒,肯定要出手了。”

         张开带着人,冲出阿依莲的家,然后看着前方茫茫的大草原,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追。

         不过张开不知道,有人可知道,这个人就是陈帅,陈帅是师里最强的追踪能手,他趴在阿依莲家外面的草地上,嗅了几下,然后又掐断几根草放在嘴里嚼,等了大概五秒钟,用手指着东南方说:

         “班长,那帮人就朝这个方向去了。”

         张开一听,本来还想问问陈帅到底准不准,可是看到身后的人群都跃跃欲试,也只好指着东南方说:

         “追,一定要赶在他们出手之前追上他们,不管他们要干什么,只要违反国家法律,咱们就要制止他。”

         一边跑张开一边问道:

         “陈帅,你是怎么知道这帮人往东南方跑的?”

         陈帅笑着说:

         “其实很简单啊,我先是检查房屋周围的草地,看看哪一块的草地生长最慢,然后又在生长最慢的草地上,拔出几根草来尝一尝,这就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不会吧,这样就能知道?可是为什么我不知道啊?”

         “班长,你没有学过侦查知识,肯定不知道啊,我告诉你,其实很简单的,我一去阿依莲家就发现,他家门口的草地上有一个长方形的印子,这个印字就是汽车的印子,你想啊草原的日照多厉害,但是汽车停在草地上,如果时间长,那么这一片草地就会比周围的草地生长的慢,而我在停汽车的草地上拔了几棵草就是为了看看这帮人经常朝着那个方向去。”

         “有什么说法吗?”

         “当然有了,我拔下几棵草填在嘴里嚼,就是为了嚼出来那块草地含有一氧化碳的味道最多,那么这辆汽车最后一次就朝相反的方向驶去了。”

         张开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过他虽然没有听到太懂,不过对陈帅懂这么多,还是羡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