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貌合神离
        张开一边想一边走,一不小心踩到一个东西,重心不稳,直接往一旁歪去,不过这对张开来说,是小意思,他顺势一个漂亮车轮,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

         等张开走过来,用手扒开地上的草,才发现自己踩中的是一个小瓶子。

         而根据张开在部队学的防范意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小瓶子很危险,一定不能用手碰。

         张开手往背后一拉,就把插在后腰上的军用匕首拔了出来,用匕首拨了拨小瓶子,发现小瓶子很轻,好像里面并没有装东西。

         但是因为太黑,根本看不清小瓶子是什么颜色,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李东,把手电拿过来。”

         李东拿着手电,跑了过来。

         “咋了,班长?”

         “你用手电照一照,看看这个小瓶子是个什么玩意,里面装的什么,别用手摸啊,万一有毒,用匕首,给你。”

         李东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起匕首,用匕首把小瓶子拨出来,这时候,李东才发现,这个小瓶子差不多十厘米那么高,直径差不多有三厘米,瓶盖是白色的,瓶身是黄褐色的。

         “班长,要不要打开看一看。”

         “小心点,让杨小西把橡胶手套拿过来,带上橡胶手套,以免这里面万一有什么细菌或者病毒什么的。”

         杨小西从背包里拿出一双橡胶手套,递给李东,然后人就凑上前来看热闹。

         李东放下匕首,把手电递给杨小西,然后带上橡胶手套,小心翼翼的拧开了小瓶子的瓶盖。

         刚打开瓶盖,张开就闻见一股奇异的香味,他第一反应是迅速的跳开。

         李东也闻见了,他赶紧把瓶盖拧上,可是就是这一丝丝的味道,却让李东有一种晕晕乎乎的感觉。

         杨小西站在下风口,那气味全部钻进他的鼻孔里,这时候,杨小西只觉得的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本来蹲在那里拿着手电,结果嘭的一声直接歪倒了。

         而李东看着杨小西歪倒的动作,差点没笑出声,不过看到张开上前查看,也赶紧上去看看到底咋回事。

         之间杨小西浑身僵硬,歪倒在地上还是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手里的手电本来是照着瓶子的,这会却刚好照在自己脸上,显得异常恐怖。

         张开上前一看,发现杨小西的身体僵硬了,只有眼珠子能转,再检查一下他的脉搏,发现并没有什么事,过了大约十分钟,杨小西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班长,这小瓶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啊,怎么这么厉害,我就闻了一点就硬那了。”

         张开把人都叫了过来,然后开始研究这个小瓶子到底是谁放在这里的,是故意放的,还是遗留下来的,这样的小瓶子到底有多少,是用来干什么的?

         这几个问题把李东他们几个都问住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几个问题的答案,而这时候,阿依莲也凑上来问道:

         “你们在嘀嘀咕咕干什么呢?”

         张开说道:“这会你的腿不疼了?我们在商量正事,你别乱掺和。”

         “不掺和就不掺和,谁还稀罕管你的事,哼!”

         说完阿依莲就一拐一拐的往回走,可李东一句话立刻让阿依莲转过身来了。

         “班长,你说阿依莲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阿依莲一听,有人帮她说话,立刻走了过来。

         “草原上的事,我基本上都知道,你要是有什么想问我,尽管问吧。”

         阿依莲得意的看着张开,心想,这下你有求于我,我看你还拽什么。

         张开瞪了一眼李东,然后对阿依莲说:

         “好,我问你,你见过这种瓶子吗?”

         张开举起手里的小瓶子对阿依莲问道。

         阿依莲本来想接过来,好好看一看,可是张开立刻就把手缩回去了。

         “你不让我看,我怎么知道这小瓶子是什么?”

         “这瓶子非常古怪,不能乱动,我拿着你看。”

         张开把小瓶子拿着,越过李东,走到阿依莲的面前,然后举着手给阿依莲看。

         “这种小瓶子我见过,以前我爷爷那里就有,这是草原上的赤脚医生用来装药水的。”

         张开看到阿依莲真的知道,就赶紧问道:

         “装什么药水?”

         “就是治感冒的那种药水,不过这几年我看到爷爷也很少用到这种瓶子了,再说了,你们看这瓶子外面本来有一层纸包着的,可是现在纸都没了,肯定不是现在的东西,不知道埋在这里多少年了。”

         “班长,要按阿依莲这样说,那可能这个小瓶子跟我们要追的那帮人没有什么关联,那就别管它里面装的是什么了,赶紧扔了吧。”

         杨小西因为被瓶子中的东西中招了,所以劝说张开把小瓶子扔掉,可是张开总有一种感觉,这个瓶子一定大有来历,而且一定跟这次要去地方有直接关系。

         这是张开的直觉,他无法告诉任何人,所以他只能对大家说:

         “我看这个小瓶子,只要不拧开盖,基本上没有什么危害,就交给我保管吧,等一会回到驻扎地,我把这东西上交上去,说不定能查出什么呢!”

         看着张开不愿意把瓶子丢掉,杨小西也没有再说什么,一行人,躺在草地上休息,准备等天亮再出发。

         为什么张开要停下来,他不是着急追赶那帮人嘛,其实这是张开聪明的地方。

         张开一路走来,他发现自己开始的时候闯进了一个误区,那就是太过于紧张了,因为如果那帮人要办的事一天两天就办完了,塔塔木绝对会先迎娶了阿依莲,再带那帮人去,而现在塔塔木连阿依莲都不娶了,直接带那帮人走了,证明,那帮人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某件事,而塔塔木的任务就是把他们带过去,所以张开现在已经不着急了,养精蓄锐,等找到那帮人了,也不至于吃亏。

         可是张开没有考虑到一个问题,所以才导致他找到那帮人后发生了一件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张开没有考虑自己带来的这几个人,每一个都比他强,为什么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

         其实是因为这些人的虚荣心作祟,还有就是太闲了。

         驻扎站十天半个月也不来一个人,所以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处于悠闲自在的状态,而一直以来草原上大大小小的事都被这些人轻松的解决了,草原上的牧民对他们的赞赏也让他们产生了自大的念头。

         这次之所以跟着张开来追击这帮人,也是想在张开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而已。

         但是张开把他们当成普通的士兵那样对待了,以为他们都是行令禁止的人,其实这些人却是张开最大的敌人,比那帮人更加可怕。

         一旦张开无法控制他们的时候,那么张开的噩梦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