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剿匪前夕
        一月之后……

         训练场

         “立正!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原地踏步~走!齐步~走,前进,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齐步转正步,一二一,一二一……”

         赵构站在台上,声如雷轰。一月过去,下边的士兵们已经能将这些做的不能再好了,他们本就是服从上级的,尤其是赵构这段时间以来,同吃同住,甚少回府,可把他们感动的不行,然而赵构训练的时候简直就是魔鬼教官,让他们又爱又怕,敬爱有加。而岳飞,也在之后加入了这支队伍,作为副教官,赵构想教给他们后世这些东西,但是又怕说不清楚,便一拍脑袋,选了岳飞来做副教官,看他能学到多少。不过却多了个意外之喜,岳飞看了几天便给赵构提出建议,单有这些新式项目,恐是不够,首先,体力锻炼,冷兵器时代,体力,力量是士卒们的重中之重,还必须能熟练掌握兵器,显然,赵构的这些训练,并没有着重涉及这些,而岳飞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个局面,赵构让岳飞负责这一块的训练,结果自然很是令人欣喜,无比的训练激情,名将与顶尖的训练方法,加上无比丰盛的三餐,这一月以来,士兵们的身体素质成倍的增长,除去作战经验,比起之前宗老从磁州带来的那支劲卒,都略有超过。

         望着台下步伐整齐,面容坚毅的小子们,赵构心里很是欣慰,当初那些混小子们,怕是比起后世的军人也不遑多让了。

         “负重跑!今天,三十公里!”

         “是!”一众士卒整齐有序的一列列跑回营帐。

         在这被士兵们称作地狱一月的训练时期,当然,赵构是不知道的。他们经历了负重跑,趟泥坑,匍匐前进,夜间突袭等等一系列的“梦魇”终于蜕变成一批强军,不过赵构有一点很是疑惑,明明电视剧上,那些特种兵跟教官关系都特好的,为毛都躲着我,我有这么可怕么?恩?怎么反而对副官岳飞很是亲切!明明一副黑脸神的样子,真是令他气愤!而且~这支亲卫,最大的特点,不是有组织有纪律,而是安静,只要集合起来,无论是谁,看见他们第一印象,那就是不动如山,但是作为最熟悉他们的教官,赵构却是知道,不动如山,只是他们的一面,另一面,就是动如雷霆,他们,大多是第一批入伍的,而这些人,几乎都被金人残害过家人,仇深似海,怎么会只懂防御。

         而且这个月,他发现了几个将才,一个唐颢,一个张三,唐颢,脑子很灵活,总是想不按套路出牌,是个刺头,换句话说,野性难驯,但是是很有身手的,不过这人可以观察一下,毕竟战场上,需要几支不按套路出牌的“熊孩子”看看亮剑就知道了。

         而张三,他和唐颢就是个完全相反的存在,就像个老干部一样,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半点没有偷奸耍滑,同时也很照顾周围的战友。但是并不死板,是个好苗子。

         这两人,赵构都默默记在心上了。

         ……

         “元帅,亲卫军已经初具成形,该让他们见见血了,只有在战场上九死一生才能磨砺出真正的强军。”宗老对着赵构正色道。

         “宗老所言甚是,不过,只才一月,会不会太早了”赵构知道宗老说的对,不过,这一个月来,整日相处,倾注了太多心血,他怕他手下这些兵还太稚嫩,伤亡太多。

         “元帅,眼下金国退去月余,当趁此机会扩充实力啊,若此刻不愿面对盗匪,来日直接与金军拼杀么?望元帅三思!”宗老有些无奈,元帅这样怜惜将士性命也不知是好是坏。

         “如此,好吧”这些道理赵构不是不懂,只是关心则乱,宗老利弊一分析,赵构也不得不说服自己,毕竟,始终是要生死搏杀的。

         “距此处两百里外,有一伙盗匪,趁此乱世,为祸一方,前几日探子来报,我便想着作与他们的训练。”

         赵构闻言皱了皱眉头,为了练兵,故意留下一伙贼匪,这耽误的几日,怕是更多百姓惨遭不幸。赵构默然

         “元帅,那里地处偏僻,行人少之又少。切那处盗匪已传出名声,百姓们避之不及,不会轻去的。”宗老当然知道赵构想什么,不得不解释一番。

         “盗匪有多少人?”赵构突然开口。

         “三千,出去妇孺,应有两千人。”

         “如此,吾之亲卫,今晚歇息,明日尽数出动,绞杀此獠。”语气透出冰冷。“宗老可知鹏举何在,明日之事,还需鹏举随我同去。”

         “元帅早些歇息,我吩咐下人去告知岳将军便可。”

         赵构听见宗老的关切,抬头看见宗老斑白的头发,不由有些伤感,“宗老勿要太过操劳,您是小王左膀右臂,可不能倒了!”

         宗老半跪于地,虎目含泪。“下官久居磁州,不得重用,承蒙殿下厚爱不弃,老臣定当肝脑涂地!以全殿下报国之意!”

         ……

         太阳骄傲的发出光热,微风穿过山林,似乎,春天的气息孕育而出,然而,大地之上。却布满肃杀。无数的情绪,喜、怒、哀、惧、爱、恶、欲交织不休,上演着一出又一出悲喜剧,历史的滚滚洪流中,一如千百年前,一如千百年后,动乱,始终是人心。正如四季轮回,轮转不休。

         “报告元帅,全军,集合完毕!请指示”张三小跑到赵构身前,半跪抱拳,语气坚定。

         “立正!”“今日,就是你们实战的日子!两百里外,有一伙儿盗匪!占山为王,欺凌百姓,值此国难动乱之际,不思为国,反而残害本就苦难的百姓们!你们!答不答应!作为王师!你们!该不该铲平他们!回答我!”赵构与岳飞站在台上,赵构一手握住斜跨着的剑的剑柄,一手指着士卒们,怒吼道。

         “誓死卫国!誓死卫国!”千人齐喊,声音传遍四方。

         “好!你们是我大宋的利刃!今日出鞘,当以此贼寇之血,为尔等开锋!现在,我命令,我为统领,岳将军为副统领,全军开拔,全速前进!目标:东南二百里,小岗山!”

         “是!”

         赵构同岳飞,骑上两匹骏马,走在中军之前。

         亲卫刚刚建立,还未配置多少骑兵,是以士卒们几乎全部步行,跑步前行,亏有一月来的整日跑步训练,奔袭之快,当真有几分动若雷霆之意。当夜,月行于天,群星皆至。一众士卒在旷野之中安营扎寨,三分之一的士兵们自觉地放下装备,立起一道道木桩围成的围栏,余下士兵几队外探巡逻,一部分负责警戒。很快,一座座营帐便出现在这里。

         帅账内:

         “元帅,今日行军约有六十里,照此速度,迟恐生变啊。末将建议,明日加快行军。”岳飞冲着赵构建议。

         “恩,今日速度的确不是他们的极限,这事儿明天你告诉大家。”赵构眼皮也不抬,哼,这黑脸还要我来?自个儿提的自个儿去,我才不被这黑锅,反正也是要加速的,没耽误事儿。赵构如是想着,实在是眼红岳飞受到的“善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