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白芍解忧
        赵构招来刘穆,摆驾回了后宫内廷,直奔白昭仪寝所。

         自从那日登基后,白芍便被封为昭仪,这等封赏不可谓不高,要知道,宋朝皇后之下有正妃,贵妃、贤妃、德妃、淑妃、宸妃,而后便是这昭仪,眼下赵构方才登基,且本无婚配,白芍这算是一步登天,后宫之最了。

         及至门前,白芍早早地梳妆完,从门内迎了上来,赵构下了龙辇,看见清丽可人的白芍,微微一笑。

         “臣妾昭仪,恭请圣安。”白芍一拜,声音糯糯的。

         “免礼”赵构边说着,边上前搂住白芍可堪盈盈一握之细腰,向内里走去。

         白芍满脸羞红,众目睽睽之下,身体僵硬的任由赵构拖着。

         一进得白芍寝宫内,赵构屏退众人,白芍忙不迭的轻轻挣开,“臣妾给陛下奉茶。”红着脸急急跑去备茶了、

         “呵呵”赵构嗅着清香,满是欣赏的盯着白芍的背影,“这妮子,还是这么害羞可爱。”不由摇头失笑。

         转瞬却又想到了朝堂之事,眼下手中仅有一众武将,文臣,除却汪伯彦算是半个,竟无人也,吕颐浩势大,汪伯彦曾告诉他这吕颐浩是代表着士大夫,这无疑令赵构甚是头疼,这群士大夫,享受了数百年的安逸生活,大部分早已脱落腐朽,如今自己刚刚登基,无权无势,怕是他们更想架空于我,继续偏安一隅的享受繁华,反正于他们而言,不过是与金人些许财物罢了,从未将金人视作心腹大患,自己一直以来太过天真,以为身为大宋朝臣,定是想一雪耻辱收复失地的,却不想,自私的既得利益者,是不会轻易让出自己的利益的,只会抱团维护,想想那数年后崇祯帝就知道了,灭国之前,崇祯四处找大臣借钱,用以充作军资,朝堂之上,竟一片哭穷,打死不出一分钱,还是皇后借自己哥哥的手,送了一千贯,不久之后,鞑子破城,竟搜刮出银数十万两,讽刺!

         赵构想到这里,不由打个冷颤,眼下自己准备扩充军备,一览军权,可谓是已经触动了他们的神经,倒是不可再刺激他们,这文人的笔杆子,用得好,可以救苍生,用不好,却是也能亡天下啊。舆论在他们手中,自己在民间还没有威望,务必小心行事,否则,轻则大失威严,重则皇位不保啊。赵构眉头紧锁,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陛下,请用茶。”白芍端着茶,款款走了过来,见赵构眉头紧锁,轻声出言。

         赵构一下惊醒,望着眼前的白芍,轻轻揽她入怀,一声叹息。

         “陛下,臣妾见识浅薄,却也明白,您是咱们大宋的天,盛衰兴亡存乎于陛下,不可操劳过甚啊。”白芍在赵构怀内朱唇轻启,轻声道。

         “可这朝堂衮衮诸公,却不允我休酣啊,君臣若不同心,如何兴盛国家啊”听着白芍宽慰,赵构心底一暖,却忍不住的抱怨,他压力实在太大了,本就担忧金人,兼之还有需要对抗的士大夫阶层,甚是心累。

         “陛下切勿如此,汪大人,宗大人,岳将军,还有今日韩将军,不都是可以倚靠的臣子么,况且我大宋幅员辽阔,天下忠君报国之士犹如过江之鲤,陛下贵为天子,当自有豪气在胸,不宜妄自菲薄啊!“白芍闻言,抬起头望着赵构,既是安慰亦是激励,

         “娘子所言甚是,倒是我太过悲观了”赵构闻言,先是一愣,接着笑着赞叹一句。看着眼前的可人儿,暂时放下了心结,如何忍得住,当即,一口咬了下去。

         “唔~恩~”……

         片刻之后,赵构放开了怀内小脸憋得通红的白芍,盯着她邪气一笑。

         “陛下,臣妾,臣妾给你揉揉肩吧。”白芍被看的受不了,低着头不敢看他,忍不住出言道。

         “恩,甚好,多日未曾给我按肩,甚是怀念呢”赵构坐直了身体,哈哈一笑。白芍摇步走到赵构身后,伸出削葱玉指,轻轻揉捏起来。

         赵构闭目享受着这份安适,渐渐地靠在椅上睡着了。

         白芍看着身前睡着,带着几分稚气却锁着眉头的脸庞,有几分安心,又有几分心疼,附身抚平眉头的皱纹,又轻啄了一下脸颊,兔子似得窜了出去,取来被子,轻轻盖在赵构身上,又轻手轻脚的走到对面坐下,撑着下巴静静凝视着赵构,眉眼弯弯,笑靥如花。阳光透过窗户洒下,两人都涂上一层金纱,时间,就这样好似定格。

         ……

         “恩~”赵构悠悠醒来,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扫视一圈才发现身边空无一人,身上盖着薄被,桌上的茶水也已凉了,缕缕檀香升腾,他掀开被子,缓缓起身,。

         “吱呀~”赵构推门而出。

         “陛下”门口的宫女一拜。

         “恩,免礼,昭仪娘娘何在?”赵构直奔主题。

         “回陛下,娘娘在准备晚膳,已去了约莫半个时辰。”

         “哦?那待会儿可要好好好好尝尝,恩,带我先到处逛逛。”赵构摸摸下巴,一脸笑意。

         “是,婢子遵命”

         那宫女便带着赵构逛了起来,路旁栽满一些奇花异木,时至五月仲夏,花叶开的甚是好看,一弯浅流从远处行出,犬牙呲互斗折蛇行。又有亭台立于柳木之间,端的赏心悦目。和风微抚,赵构不由得放下心间沉重,好好享受着这片美景。

         不过片刻,白芍端着一个托盘款款走来,着一件浅水蓝的裙,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上好的丝绸料子随行动微动,宛如淡梅初绽,未见奢华却见恬静。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

         赵构不由看得痴了,望着宛如画中走出的仙子,不由出声“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今日始知曹子建之言也!”

         “陛下,请用膳。”白芍有些窘迫,只得不理会他得称赞,奉上晚膳。

         “好!朕的白昭仪,可真是蕙质兰心,哈哈哈。来,随我一同用膳。”让一旁宫女端着托盘,不由分说的拉起白芍的柔胰,往前边的亭子走去。

         “这是桂圆莲子粥,清火的,陛下日夜操劳,难免有些火气,这是当归老鸭汤,滋补身体的,这是……”白芍将东西一样一样呈上来,一边解说。

         赵构看着端着菜,一脸认真的白芍,心里很暖很暖,很是高兴。

         “好,那咱们吃吧,你都说的我快迫不及待了”赵构耐心的等她介绍完,赶紧招呼她一起吃。

         “是,呵呵”白芍不由得笑了,面若桃花,有夫如此,妾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