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赵构练兵
        “今日可还发生一件趣事,元帅可有兴一闻?”宗老笑呵呵的开口。

         “哦?何事令宗老如此开心?我倒是很有兴趣”赵构亦是笑着。

         宗老便将下午的事告诉了赵构。

         赵构听完,甚是高兴,“民心可用啊,民心可用啊!哈哈!若天下百姓皆如此,我大宋铁骑必定踏破贺兰山缺!天下再无敌手!”

         “正是!不过怕是会有人对免除刺印一事,略有微词”宗老提醒了一下。

         “无妨!值此国难之际,若是有人依旧固执己见,想着排除异己,我定不饶他!”赵构邹着眉头,狠狠地说到。他从前读史的时候,每当看见危亡关头仍旧只顾自己眼前利益,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奸臣贱人的时候,恨不得千刀万剐。如今自己成为赵构,若是有人在他面前干这些事,他不介意杀一儆百,以泄心头之恨。

         “元帅有主意便好”他只是怕赵构意志不够坚定,受人蛊惑,收回那条命令,那到时候可就是自毁长城了,不仅伤害民心,更会降低威望。十分不利,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元帅此人意志坚定,报国之心甚浓,对于金国也是极度仇视。标准的主战派,怎么会轻易被人蛊惑。

         “宗老,我想去练兵,至少得让将士们认识我,熟悉我。”赵构正色,语气透出不可质疑

         “元帅英明。”宗老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很高兴,赵构掌兵权,自无不可,更重要的是,他也参与练兵,这代表着对军队的重视。

         “宗老,不知军队平时训练,有何项目?”

         “恩,刀、枪对攻,射靶,战阵训练。”宗老徐徐开口。

         “战阵一道,难以速成,而未成之前,军队就还做不到如臂指使,不知我所言可有误?”

         “是,战阵一道,博大精深,令将士们从无到有列出一阵便是极难,而临时变阵更是少之又少,需得有精兵悍卒,听从号令,加之数年之功方才可行,元帅是想说?”

         “我近日想出一法,可在战阵之前提高军队凝聚力,服从性,若军队已如臂指使,战阵也可迅速有成,如今局势危急,金人怎会给我们几年之功。”

         “竟有如此妙法?还望元帅告知。”宗老一听,眼睛都亮了,若是真如元帅所说,那真是一大杀器!战略意义无比重大。

         赵构有些得意,凭借他高于整个世界的眼界与知识,金国,覆灭不过旦夕之间,就是蒙古那个bug,有些头疼,这个时代他的骑兵简直是无解!若想胜利,只有攀科技树,从技术层面碾压他!

         “此法名为:单个军人徒手队列动作。他有稍息,立正,向左向右看齐,向前看,齐步走,跑步前进,正步走这几个动作构成,还需要进行:1、立正、稍息、跨立、停止间转法。2、步法与立定3、步法变换4、行进间转法5、敬礼、礼毕6、坐下、蹲下、起立。”赵构面露得意,就差写着,快来夸我几个字。

         宗老闻言,细细思索片刻,这些口号什么意思,他还没想明白“元帅,这立正,齐步,,向左向右看,跑步前进,起来蹲下坐下我大概知道什么意思,这正步,稍息,是何意?”

         “呃……宗老,这解释起来也麻烦,我们去军营,我来给你示范示范,你便知晓了。”

         ……

         “喝!哈!”

         赵构与宗老同行入军营之内,入眼便是气势汹汹的训练景象,虽然很多人动作都还很不标准,甚至有些滑稽,但是!他们脸上都是一脸严肃认真,这便足够了,刚入伍的新兵,能有多高要求?他相信,以他这现代化训练项目做基础,加上古人智慧结晶战阵,必将训练出绝世强军,扫荡妖氛!

         赵构与宗老随处看了看,感觉还是很满意,这时一位将官龙行虎步的从一个营帐旁走了过来,行至身前五步,抱拳行礼,“末将参见元帅、副帅”来人正是岳飞。

         “岳将军,元帅有一新式练兵之法,需要操练一番,命你去领支新军前来。”宗老正色

         “末将听令”岳飞行礼走开,心中却有些嘀咕,这元帅此前一直是个闲散王爷,虽然力大无穷,博闻强记,但这军伍之事他从未接触,新式训练之法,许是儿戏居多,可不能将自己部下带去。

         而此时赵构正与宗老交谈“宗老,我猜岳将军他定不会带自己的部下来,哈哈”

         “哦?元帅何以见得”宗老来了兴趣

         “猜尔,前几日我一见他,便知晓他为人,不得不说他很是聪慧,但为人耿直,现还未至而立之年,未经世间多番磨砺,难免有些意气,虽然我提拔与他,但我可还没露出军事才能,这小子可不相信我。哈哈哈”赵构哪是猜的,这是肯定,史书上描写的岳飞就是这么个人,尤其是现在这个年纪。

         “许是吧”宗老见赵构毫无怪罪之意,甚至还很欢喜,放下担心,这君臣相协方才能成盛世,他是怕这个未来的皇帝与帅才出现矛盾,不过看看赵构,是他多虑了,元帅如今心胸开阔有如天地,眼界亦是高绝,一心收复失地,有此君王辅佐,真真是幸甚至哉。不禁笑容满面。

         “宗老竟还如此高兴?莫不怕我怪罪于他?”

         “以元帅之广阔胸怀,无不容之人,怎会怪罪岳飞。”

         “非也,宗老,我之广阔胸怀,只对千千万万心向我华夏江山社稷之人!”言毕走向远处点将台。

         这番话对宗老冲击有点大,儒家学说讲求外王内圣,以圣人教化感化邻国。而赵构言下之意便是,外人它必将犹如秋之肃杀。“元帅平时和蔼,未曾想杀心如此之重。哎,不过未尝不是好事,有一位铁血君王,我大宋才能在此番大危机中浴火重生啊。”

         “参见元帅、副帅,末将已将此千人新兵带来,请检阅。”岳飞领着一支队伍,一马当先,至台前抱拳。不卑不亢。

         “好!岳将军先上来”赵构应了一声,又往台前走了两步,“将士们,我是赵构,也就是你们的大元帅,可知将你等招来所为何事?”

         一旁宗老有些楞,这元帅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不知道”“不知道”稀稀拉拉的声音。看见近在眼前的大元帅和副元帅,大家都不太敢开口,敬畏之心。

         “大点声!知不知道!”赵构突然大喝。

         “不~知~道”终于有点声音了,可还是对不起这一千个人。

         “都是娘们嘛?!给我大声点!整齐点!喊出来!”

         “不~知~道”声音终于大了,整齐也勉强了,只是……

         “拖拖拖!拖什么拖!每个字,给我说清楚别拖!”

         岳飞有些看不下去了,怎么说也是他领过来的兵,怎么就能任凭赵构羞辱,就在他准备拼着得罪大元帅而出言理论的时候,宗老把他拦住了,“鹏举啊,莫要小看元帅,元帅之才智,老夫自叹弗如啊,元帅如此,定有深意,你且看下去。”岳飞只好闷闷不乐的看着赵构继续“羞辱”那千人。

         “不知道!”下面千人,面露愤愤之色,完全是吼出来的。

         “好!终于勉强能说清了”心里却想着,看你们能吼多久,小样,当初魔鬼教官整我们的时候,我可是最惨的,现在可是能过过瘾了,哈鉿哈。

         “那我就告诉你们,你们!将成为本帅的亲卫!不过~”赵构看见突然激动的人群,突然转折,故意拖了拖“我有个要求!你们必须通过我的试炼!如果没能力通过的!给我滚,我的亲卫不要废物,本帅的亲卫,注定是要血洒疆场的,注定是要与金人不死不休的!我不要懦夫,不要废物!现在!想退出的,出列!!”

         底下有些窃窃私语,人头攒动,但是无人出列

         “好!既然没人出列!那我就开始了!现在,跟我听好!我的要求!违反了的,自觉滚出去,别耽误大家伙儿的时间!”

         一旁的宗老很是郁闷,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的给他看看新式训练么,怎么选亲卫去了!元帅怎会如此轻率。

         他却不知,一上台,看见下边乌压压一千多人,突然想起了军训的时候,也是高台之上,不过那时候他是被抓上去“示众”的。突然兴起,想过过魔鬼教官的瘾,反正迟早是要自己练一支队伍出来的,宜早不宜迟,趁此机会干脆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