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血战
        钟诚勇被溃军裹挟着,一路向后退。等等,他看见了小猴子,一小股宋军正在前方拼杀,血满船舱,小猴子正一枪荡开元军砍来的几刀,再一转枪头滑过一名狰狞元军的喉咙,噗,血溅三尺。又几名元军参与围攻,一刀劈向小猴子后背,左侧也有一刀来势汹汹,小猴子一枪横劈向左边,同时身体向前一步跨过,噗噗两声,小猴子和左边元军同时受伤。

         “小猴子!”钟兄提起长枪,同时朝身边准备跑的宋军说:“一群娘们!身处海中,你们能逃到哪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畏畏缩缩等着被屠宰么,一群孬种,有血性的男儿跟我杀!”

         几乎同时,几个兵随着钟兄奔过去。

         剩下的一群人有几个动摇了,更多的依然后退,又有几个人冲过去,向身边的战友说“想想你们的妻儿老小父老乡亲,你们不想报仇么,早晚一死,不如一命换一命,老子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血债血偿”

         几个兵对视一眼,跟着冲了过去,这一撮逃兵越来越多的跟随过去,很快便全都上前冲杀。

         “小猴子,我来助你”钟兄长枪一荡,携着奔袭之势,加上身负神力,一下击退几人,冲进包围圈,紧接着一枪平刺,穿过敌人胸膛,带出一片血花,钟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还是第一次杀人,双手不住有些发软。

         “哼,谁要你救,这些小场面,见怪不怪了”小猴子看见钟诚勇,有些惊喜,却还是嘴硬。

         傲娇,之前咋没看出来。钟兄如是心想。虽然说着话,但是手上动作却一点没耽误,仗着兵器之利以及长度优势和气力,暂时无虞危险。他又看见随后跟来的几十名战友,大喜过望。高喊“好!这方为男儿本色,大丈夫当如是,咱们杀他个够本!”随即又是一番冲击,于包围圈打开一道缺口,接应他们进来。

         钟兄趁着元军暂缓攻势之际,捡起一把刀,看着也是蛮锋利的。长枪往身后一背。

         “诸位,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元军已经包围我们,船只已经被连在一起,无处可逃,咱们是窝囊的憋屈的死去,被羞辱被蔑视,到了地下,无颜再见列祖列宗,还是奋起杀敌,为国,为亲友报仇雪恨!只有杀!才能避免被杀!现在,我为前锋,你,你在我两侧……”没错,钟诚勇想列出锥形阵,在此处突击出去,然后收拢更多的士兵,和元军决一死战。

         钟诚勇说的仔细,士兵们群龙无首,下意识的听从了这个勇猛无俦之人,在与元军拼杀之时,阵型缓缓变化。而此时,远处的元军将领也发现了这里的不同寻常,指挥更多的元军支援这里。若此阵未能竟功,则危矣。

         “随我斩杀元军,护我大宋!”

         “杀!”

         小猴子被安排在靠中间内侧,受伤不轻,在内侧安全一些。小猴子看着这个“陌生”的懦夫?笑了

         风很大,带着腥咸,分不清到底是血腥还是海腥

         钟诚勇带着身后的士兵们在战场上横冲直撞,收拢不少的兵力,他的目标是中央的少帝赵昺,他想试着救出他和陆秀夫,他们,不该在这里死去!

         事实证明,人在绝望之际,除了坐以待毙,更会向死而生。而钟诚勇以国恨家仇以及斩杀的元军为诱,成功的引导他们向死而生。

         钟兄手持长刀,不求杀敌,挡开敌方攻势,向前突去,大家紧随其后,瞬间便冲破敌人三波防御。元将王可荃接到此消息,大怒,“养精蓄锐多日,竟还敌不过宋狗疲军,奇耻大辱!左右率队,随我杀。”抽出斜挎的弯刀,王可荃面露狰狞冲过几艘楼船的距离,向队伍前方的钟诚勇杀去。而钟兄,还懵懂不知。

         钟兄沉浸在大杀四方的快感中,不适应的大力,元军的弱小,让他渐渐的放开胆子,在他手中丧命的元军是越来越多了,不知是福是祸。

         再看王可荃,领着一堆人马,站在百米开外,王可荃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轻蔑的笑笑“哦?原来是锋矢阵,虽然你拉起一支抵抗队伍,但也止步于此了”似乎觉得观察够了,王可荃一步一步接近着钟诚勇队伍,他领着数百人,正面冲击向钟诚勇。

         “亡国之奴,速速跪地投降,可饶一死!如若不然,阵斩尔等,取汝首级!”

         “你这数典忘祖之辈,羞与尔言,纳命来!”钟兄一声大喝,双手持刀,迎上王可荃。刚一交锋,钟兄便暗道不好,王可荃力气也是极大,加之刀式狠辣,钟兄一时落入下风。而左右两侧亦与敌将近卫交锋。勉力支撑

         钟兄一被挡下,队伍便降低了速度,重新被包围起来,宋军刚刚的爆发完全是一时之力,凭热血一时血勇,不可长用,加之久未吃饱,而此时被倍数敌军围困,已经泄了一口气,士气大降,更是雪上加霜。刚一交战,宋军便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钟诚勇暗叫不好,挥刀斜劈王可荃,想逼开他。无奈王可荃亦算身经百战,如何看不出钟诚勇是这支队伍的核心,绝不能放他冲出去。只见王可荃向右一闪,弯刀如臂指使般,精准的击在钟兄长刀刀柄附近“duang”两人尽皆用上全力,钟诚勇虎口剧痛,差点握不住长刀,余光扫了扫身后,形势非常不妙,已经快要溃散,一旦破了阵型,被分割开来,军神也无力回天。钟诚勇大急。一招招直取王可荃要害,王可荃怎不清楚他的打算,避重就轻,轻描淡写的避开。还是太嫩了,钟兄不由悲从中来。

         既然如此,那就搏一搏吧,钟诚勇不在进攻,采取守势,同时大喊“变阵!第二层换第一层,第一层入第三层,第三层变第二层,变圆形御敌!”想法很不错,然而现实好好给他上了一课,未经过严苛训练,如何能在如此紧急情况下变阵,钟诚勇暗急。而他这一声大喊,给了王可荃可乘之机,王可荃向前一踏,弯刀力劈钟诚勇百会,王可荃空门大露,但钟诚勇尚未回神,临近刀前,钟诚勇慌忙躲闪,顾不上攻他空门。却无论如何也躲不开这一刀,噗,胸口暴起一朵血花。

         “乳臭未干的小子,跟我打还敢分心,不知死活。”王可荃趁势加大攻势。钟诚勇左支右拙,转眼身上便多了数道伤口,钟诚勇感觉越来越提不上劲,伤口好痛!归根结底他还只是个二十一世纪三好学生,疼痛难忍,自那第一道伤口起,便注定了他的败局。王可荃又一刀,气势汹汹。钟诚勇知道这一刀躲不过去了,无奈苦笑,我已经尽力了,钟诚勇心想。

         “懦夫!给老子提起精神,还有几十号人等你带着杀敌呢!”小猴子身上缠着一圈布?冲了过来,长枪堪堪在钟兄头前挡住这一刀。

         钟诚勇楞楞的看着眼前的枪头,还有身旁的小猴子。

         “你愣着干什么!之前的气势呢,鼓动他们所说的向死就活什么的呢?”

         “是向死而生”钟诚勇又紧握住长刀,笑笑。“还有,我可不是懦夫。”

         言毕,重新杀向王可荃,刀刀直取要害,完全是不管不顾的以伤换伤,弯刀临身之时,避重就轻承受一刀,手上却更凌厉的砍向王可荃,小猴子更不容忽视,眼光毒辣,枪枪直刺敌之必救,扰乱其进攻。两人配合之下,王可荃不得不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