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高二五班
        高二五班的教室在第二教学楼的三层,由于坐南朝北,一天基本上见不到阳光,所以班主任王圣贤经常在学生跟前抱怨,说风水不好,往年坐这教室的高考班都考得不尽如意。

         这种说法似乎很玄学,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比如现在的高二五班,以李星轩为首的顽固捣蛋分子直接带坏了全班的风气,再加上六中的整体管理不咋样,所以王圣贤说整个学校的选址风水都不好,但咱们班很不幸,身处的这个教室是煞穴,风水也就是全校最差的了。

         同学们自然是不信,所以暗地里给班主任王圣贤起了个牛掰的绰号:“神仙”。

         “神仙”是教语文的,为人又酸又臭,在李星轩的眼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封建老顽固,但李星轩在“神仙”的眼里更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捣蛋恶魔”。

         这个学生不但有打架斗殴的前科,学习更是差的一塌糊涂,全班倒数的三个席位里,他常年占据着一个,而且就在昨天,此人竟然在考场上抄袭女同学的答案,可谓是十恶不赦的“问题学生”。

         但是王圣贤也是没办法,这个李星轩人也滑溜,嘴上也很绕,所以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就比如昨天的作弊事件,监考老师是亲眼见他传纸条了,但是最后被这人拿来当手纸擦鼻涕了,而且打死不承认。

         所以即使监考老师有鹰眼,但是没有第一时间拿到证据,这桩作弊事件最后就只能以一份检讨书收尾了。

         “轩哥,你退咋瘸了?”一同行走的周云波见李星轩走路一拐一瘸的,便好奇的问道。

         “没事,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

         上了楼之后,高二五班的教室正门前,一阵嘈杂声从里面传来,李星轩眉头一皱,便推门而入了,教室里顿时为之一静,大家都有意无意的抬头看了一眼他,随后就自顾自的吵闹或读书去了……

         四列八排的课桌上,东倒西歪的坐着在此刻的李星轩眼里显得很稚嫩的面孔,熟悉的校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但是李星轩忽然感觉到很荒诞。

         “轩哥来了?”

         走到最后一排的课桌上,李星轩坐了下来,胖墩儿在旁边笑呵呵的问好。

         “嗯”

         李星轩枉然的应了一声,便慢慢的坐下了。

         记忆中的教室格局是这样的,前三排是好学生,将来基本上能上一本线的都坐在这里,中间是一群比较乖的学生,好的是一心一意来学习的,差的也有装模作样混日子的。

         但是最后的三排基本上算是无药可救的学生了,李星轩就是其中的代表。

         套用班主任“神仙”的一句话就是:“后面的是一群鬼,来祸乱人间的,李星轩就是鬼王牛头马面”。

         所以李星轩在班级里明面上的称呼是“轩哥”,私底下就有人叫他“牛肉面(牛头马面的缩写)”。

         现在是三月份,开学刚好一个月,所以第一次月考刚结束。高中时代,谁学习好,谁就受同学们的尊敬,就像李星轩,虽然横行霸道,在学校里名气很大,但学习差的是一塌糊涂,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尊敬他,除了教室后面坐着的一群“无可救药”的学生。

         今天,这次月考的成绩就会公布出来,李星轩记得他高二的时候有一次成绩特别好,好像就是这次,至于原因了,当然是作弊。

         班里有个女生叫张雯,是一个十足的女学霸,李星轩记得她最后考到了燕京航天航空大学。

         高中时代的女学霸大都是那种长相普通,体型微胖,剪着短发,性格有点开朗幽默的女孩,张雯就是这样的。

         至于那些美女学霸,在前世的李星轩看来基本上是传说中的存在,倒不是说女生长得漂亮就智商低,反正李星轩记得那些美女大多数学习都不怎么样。其中的玄学就连班主任“神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张星轩有一套理论,那就是女孩纸长得漂亮了,一天就把时间花到打扮上去了,自然没空学习……

         而张雯确实是一个标准的女学霸,由于开朗的性格,所以和李星轩是“好哥们儿”。

         是好哥们儿那自然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次月考李星轩为了不被父亲责骂,就想出了找张雯帮忙的注意。

         张雯一开始不答应,毕竟作弊是很无耻的行为,但是架不住李星轩的软磨硬泡,最后才无奈的答应了。

         但是昨天考最后一科物理的时候,李星轩被抓了个现行儿,今天要公布成绩,李星轩恐怕会破例一次退出倒数三甲了,只是代价很大,除了写检讨,今天不知道会受怎么样的批评?

         一个沉闷的早自习在瞌睡和念经声中熬过,期间还得提防班主任“神仙”的神出鬼没。

         “同学们,下课了,美好的一天从早晨开始……”终于,一阵熟悉的音乐声伴随着广播声,给这个早自习画上了句号。

         同学们立即涌出教室,去外面透气去了,而李星轩则是拿出早餐开吃了起来。

         “走,轩哥,掐烟走”同桌胖墩起来升了个懒腰,然后要拉着李星轩去厕所。

         “胖墩,你去吧,我吃早餐了”……

         第一节课是物理课,李星轩他们的物理老师是一个老头子,这老头据说很牛,是六中的学科带头人,按理说应该带那些实验班的,但是现在却来带高二五班,实在是令人想不通。

         不过这事情李星轩是知道的,后来听人说,这老头子因为评选市骨干教师而得罪了校长,所以被发配到高二五班。

         老头子带着被放逐的失意来给高二五班带物理课,所以平时少不了一些愤世嫉俗的言论,但是一讲到物理学,那就兴致盎然的说一大堆,也是性情人一个。

         今天这节课,老头子来得很早,大概上课铃响之前五分钟就已经抱着一沓卷子走了进来,然后让课代表发给了学生。

         上课铃响后,老头子先让大家翻开自己的试卷,看看自己的成绩,错了哪些题。

         李星轩也翻开了自己的物理试卷,一看得了82分,而旁边的胖墩是28分,不由得摇了摇头。

         “轩哥厉害”旁边的胖墩见李星轩摇头苦笑,也知道他这82分是张雯帮忙得来的。

         “厉害你妹啊”李星轩瞪了胖墩一眼。

         “你妹?这听起来顺口,我喜欢”胖墩突然觉得这个“你妹”很时尚。

         听胖墩这么一说,李星轩顿时想起来了,2008年还没有诞生这些热词,那时候流行的都是诸如“我擦,我靠。卧槽”之类的,像“萌萌哒,你妹啊,直男癌,中二晚期”这些潮词还没有流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