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伪装者
        远方传来了洪亮的钟声。

         旗木老宅。

         “喂,卡卡西,饭做好了没有?我们都快饿死啦……”

         厨房门口,忍犬帕克探着脑袋催促站在灶台边忙碌的卡卡西。

         “再等一会儿,还有一个鱼。”

         灶台前的卡卡西一只手翻着锅里的菜,一只手搅着炉火上的汤。

         “算了算了,凑合一下,”肚子已经在打鼓的帕克抽抽鼻子道:“我们没那许多讲究……”

         “布鲁个头大,做的少不够它吃……”

         帕克:“……”

         ……

         在帕克催促厨房里忙碌的卡卡西的时候,客厅,布鲁,阿基诺它们围着另一个卡卡西,催着他把大‘福’字贴到餐桌后面的墙壁上。

         卡卡西不乐意,他觉得那样会弄脏墙壁破坏美感。

         无奈实在是架不住忍犬们的絮叨,只得唉声叹气的照办,照办前一脸晦气道,“本体知道可能会灭我我……”

         “不要理会,就算你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他最终还是要灭了你!”

         “嗯,有道理。”

         “那贴吧?”

         “好,贴!”

         ……

         北风呼啸而过的长廊,本体坐在栏杆上看夜色中的雪景。

         看到一半,敏锐的耳朵突然捕捉到了脚踩雪地的声音,隔着篱笆墙望去,只看到了雪地上一个黑色的人形轮廓。

         虽然不知道谁大年夜的朝自己家这边来,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把苦无拿到了手里。

         就在这时,那身影已经走近……

         在看到廊下的他后,出声道:“是卡卡西吧?我带土……”

         “带土?”

         卡卡西皱了皱眉,但是,还是起身翻过篱笆墙朝那家伙走去。

         走近一看,见真的是带土,不由得笑问道:“你不听话被惠雅婆婆赶出来了?”

         “没有,琳刚才在家里吃饭的时候鱼刺卡住了喉咙,怎么弄都弄不出来,现在送医院了……我们一起去看看琳吧?大年夜的在医院过可不是什么开心事!”

         “被鱼刺卡住喉咙了啊?”

         “是啊,你说她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同意。”

         最终,卡卡西跟着带土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

         ……

         与此同时,野原琳的家里。

         吃过年夜饭的琳拿着从集英堂买来的与医疗忍术有关的书翻了几页,然后,咀嚼着书里的知识去廊下透气。

         谁知才走到长廊下,就听到外面带土在喊她,不由得跑过去打开了院门。

         见真的是带土,不由得笑问道:“你给我送新年礼物?”

         “琳,卡卡西受伤了……”

         琳大惊:“怎么受的伤?”

         “好像是走雪路没看好跌倒了,该死不死的,刚好跌倒不知哪个王八蛋丢的碎酒瓶子那里,酒瓶子的边缘割破了他的喉咙,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

         “怎么这么不小心……”

         琳的声音立刻转为焦急。

         “等我一下带土,我回去给我爸妈说下,然后我们一起去医院!”

         “好的我等你……”

         看着琳匆匆跑会房间的背影,带土的嘴角浮现起一抹冷酷的笑意。

         上钩了!

         ……

         宇智波带土的家里。

         惠雅婆婆年纪大,不能熬夜。所以,在吃过年夜饭后,就早早地睡下了。

         带土不困,所以站在窗口那里看风景。

         月亮在云层里冒了头,皎洁的月光洒在洁白的雪地上,赋予了雪地朦胧的美。

         如果这个时候的雪地里有一个披着古代宫廷斗篷的美女在跳舞的话,那场景,嗯,美滴很啊美滴很……

         在带土盯着雪地意淫的时候,一个石子猛地砸中了他跟前的窗户,愕然抬头,见院墙上蹲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带土第一时间警惕起来……

         谁知警惕到一半,那身影从墙上跳了下来瞬间出现到他跟前,仔细一看,竟然是卡卡西。

         “喂,你大年夜不在家里跑出来做什么?”

         “一个人太闷了,我们出去走走吧……”窗外的卡卡西如此道。

         “确实挺闷的,”带土哈哈一笑,点头道:“那么,我们就出去走走吧!”

         ……

         ……

         夜鸦在雪林深处嘶嚎。

         窸窣的脚步声持续了很久后,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化成了悄无声息的杀招。

         千鸟声响起……

         淬了麻药的银针寒芒闪烁……

         还没有明明的蓝色火焰也燃烧了起来……

         一轮攻击落空后,前面带路的那人声音转为吃惊抓狂——

         “——你疯了卡卡西?”

         “——琳,你为什么要对我动手?”

         “——带土,对同伴动手可不是一个好团队该有的作风啊!”

         森林的三个角落里,三个笃定的声音响起——

         “如果你是带土的话,怎么会不知道琳不吃鱼呢?”

         “卡卡西不是带土,他从来不会犯走路摔跤这样低级的错误……”

         “下午我问过卡卡西,他说大年夜不适合外出……这样的他,绝对不会在大年夜因为无聊而四处晃荡的——说吧,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