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青春齿轮的归来
        “成风,决定要回去了吗?”

         男人点燃一支香烟,面无表情的依靠在篮球架上,夜已深,微风吹动着他的风衣呼呼作响。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足有一米八七,单薄的白色运动衫,突显了他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青年脸庞清秀,一头时髦的三七分大背头,剑眉斜挂,鼻梁高挺,大眼睛仿佛有无限的魔力。

         “恩!决定了,后天就走。”

         青年话毕,就手中的篮球托举过头,身体微微一跃后仰,指尖用力,篮球便是划过一条好看的弧线朝着球框飞去。

         “唰!”

         悦耳的篮球入网的声音,青年的面庞没有丝毫变化,但是却长呼了一口气,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般。

         篮球自由落体跳到风衣男的面前,他将刚刚点燃的烟掐灭,一把抓住篮球,走上前:“来,让师傅再陪你斗一盘牛!”

         “好!”

         风衣男个子至少有一米九,留着精神的碎发,看起来三十岁,坚毅的脸上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扑面而来。

         “来,让你先开!”

         随意的将球扔给青年,柳成傲便是站在那里,一副轻松惬意的样子,即便是这样,瑾成风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

         球在瑾成风的手上不断地换着位置,在三分线处试图找着突破的机会,见此,柳成傲微微一瘪嘴:“怎么,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都不敢运球入三分了!”

         话毕,柳成傲摊了摊手,一脸无趣的样子,而就在这刹那间,瑾成风的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的球速瞬间加快。

         “就是现在!”

         他的速度很快,几个大步就接近了柳成傲,他没有绕过也有选择从侧面突围,因为他知道,不管他从哪个方向突围,柳成傲都能在第一时间拦截下来。

         所以他选择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用技巧过掉他的师父柳成傲,这是最能成功的办法。

         柳成傲脸色不变,眼睛却是微微一眯,视线就像豹子一般敏锐与锋利,只是在瑾成风一个带球转身从右侧切入的那个瞬间身体就靠近了瑾成风。

         瑾成风也不慌,身子微微一侧挡住了柳成傲偷球的右手,用背紧紧贴住后者,微微用劲拱着向前,球在地上缓慢的拍着,他在找寻一个契机,一个能过掉的契机。

         猛地用力一撞,利用反弹之力瞬间拉开与柳成傲的机会,身子盘着球一个旋转从左侧向着连球框冲去,三大步就要擦板进球了。

         “啪~”

         刹那间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现,一把拍飞了刚从瑾成风手中送出去的球,而柳成傲玩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子,想过我?你师傅的盖帽可不是吃素的。”

         对于柳成傲的速度瑾成风可是深有体会,不管什么距离,你以为你就要进球的时候,一只大手都可以突然出现拍掉你所有的球,让人防不胜防,让人都不觉得他是一个30岁的大叔了。

         瑾成风翻了一个大白眼,也不搭理自己这个得意洋洋的师傅,捡回滚落在一旁的篮球丢给柳成傲,然后走进三分线,摊开双臂,一脸的严肃,眼神没有丝毫变化,紧紧盯着柳成傲。

         柳成傲捂了捂额头,一副被你打败的样子,然后右手开始轻轻拍打着篮球,微微躬身,篮球在左右手不断地转换停留,两个人身子都紧绷着,稍有变化,两人都可能暴起。

         瑾成风盯着柳成傲的眼睛,没有将视线放在篮球上,他知道想要判断一个人会从哪一侧切入,一定要紧盯着持球者的眼睛,绝对不要被身体和篮球所迷惑。

         柳成傲嘴角一撇,下一刻身体暴起运球冲向右侧,就像突然奔跑的猎豹一般,速度快的惊人,而瑾成风的反应也不慢,迅速后撤,然后朝着右侧跑去,试图拦截,但是柳成傲手势一转换,运着篮球却是切向了左侧。

         瑾成风嘴角一扬,好看的酒窝好像在嘲讽,整个身体像棉花一般贴了过去,拦在了柳成傲的面前,得意道:“哼!早就猜到你会切向左侧。”

         柳成傲却是收球一个撤步,郎朗大笑:“小子,跟你师父玩,你还嫩了点!”

         身体微微后仰,双手缓缓向上托举,嘴角笑容上扬,一副我早已经看透你的模样,瑾成风哪里会让后者得逞,一米八七的身高,摊开双臂,惊人的弹跳力,让其在一瞬间就越过了后者的头顶,但是他的面容却在此刻变得一脸惊惧。

         “糟糕!假动作!”

         柳成傲原本托举的双手突然停顿了下来,那一双如豹子般的眼睛闪过一丝戏谑,在瑾成风身体自由下落的时候才开始起跳,手中的球也像一颗飞射而出的篮球,唰的一声笔直落入了球网中。

         柳成傲直起身,背对着愣在那里的瑾成风,球框下还有一颗缓缓跳动的篮球,周围静的连一丝虫叫声都没有,默契的没有说话,柳成傲轻轻地的披上了风衣。

         “小子,师傅能教你的已经不多了,但是在你即将离开的那一刻,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道理,篮球,对于熟悉的敌人,不要试图从眼睛里看到一切,只有熟悉的队友,才会从眼睛里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既然看到了,那就要毫不犹豫的去相信,去相信每一个并肩而战的伙伴!”

         啪!

         点燃一根香烟,柳成傲潇洒的走出了场外,走进了路灯照射不到的黑暗里,只有那微微颤抖的嗓音在这空旷寂寥的篮球场响起。

         “明天我就不来送你了,人老了,讨厌离别。恩...还有...臭小子,我期待你一飞冲天的那一天,我会永远看着你的!”

         瑾成风没有说话,但是他那深深握紧的拳头却已经说明了一切,眼神在昏黄的灯光下变得格外的凶狠,只有他听得见的声音在心头响起。

         “师傅,我一定会加油的,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一定...”

         ......

         2016年4月10日,蜀都巴蜀市国际机场,一架从海边城市飞回来的飞机的乘客正在有序的走出,而高个子瑾成风便是其中的一员提着小黑包,黑色的七分袖T恤,小脚的牛仔裤,一双普通的气垫鞋,戴着一个黑色太阳镜,是机场所有人瞩目的对象。

         “这一路给我颠簸的,下次不坐飞机了”瑾成风抚着一个广告牌,身子有些瘫软,仔细看,脸色还有些苍白。

         “你没事吧?”好心的空姐路过,走过来询问了一下,她没想到体格这么壮的青年还会晕机。当然,也有可能还是借故上来搭讪,“请问...能告诉我一下的你电话号码吗?”

         高大帅气的男人总会有更多的人来搭讪!

         瑾成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然后告诉了空姐一个号码便走出了飞机大厅,得到号码的空姐也是满脸笑容,不过手中号码能不能打通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四月的天气已经逐渐变得暖和起来,天空中挂着圆滚滚的大太阳,阳光也有些刺目,让人眼花花的,瑾成风避过那些拉客的人,在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给自己的大伯打了电话,大伯说了会来接他。

         谨慎,名字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却就是瑾成风的大伯,曙光市教育局的局长,做为教育局的一把手,瑾成风转学回来的就读问题就是谨慎一手操办的。

         “滴滴滴~”

         一辆银色的奥迪A6L打了一个喇叭停在了瑾成风旁边,车窗摇下,一个20几岁的青年露出了头,小声询问道:“请问你是才从飞机下来吗?”

         瑾成风点头,然后那个青年递过来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黑黑胖胖的少年,和一个白白嫩嫩的长裙少女的合影,长裙少女好像还有点嫌弃的模样。

         “请问你有没有见过长的像照片上的这个男生吗?有点胖,个子应该也不是很高。”

         看到这张照片,瑾成风顿时笑了,将照片递过去,问道:“你是在找这个照片上的男孩吗?”

         那青年一愣:“你怎么知道?”

         旋即恍然大悟,指着瑾成风夸张叫道:“你就是瑾成风!我的那个乖乖,你这变化不也太大了吧,你是不是整容了?”

         “去你的!我是天生励志!以前只是不明显。”坐上副驾驶,瑾成风也知道自己变化大,自我打趣了一下。

         那青年开动了车,盯了瑾成风几眼,缓缓说道:“我叫唐琦,是谨局长的助理,局长因为临时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所以派我来接你回家。”

         瑾成风摆了摆手,道:“我走的时候我大伯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没有想到这才几年过去都升为教育局一把手了,真是厉害,不过这样的大人物忙也是应该的,接不接我都无所谓,我自己都可以回家。”

         唐琦听后,却是古怪的一笑:“你确定你可以自己回家?我可是听局长说了小时候不少趣事呀!”

         瑾成风一拍脑袋,一脸的无语:“大伯真是的,还给不给我留点面子了!”

         顿时车上响起了一片欢声笑语。

         谨慎居住在靠近边郊的骄阳公寓,是一栋很平常的公寓,三年前谨慎就一直住在这里,只不过现在的骄阳公寓翻修了一番,显得更加气派了一些。

         “我就把你送到这里了,我还要回去处理公事,局长说今晚上会回来的,所以你就先在家等一下,这是进门的钥匙!”唐琦扔过来一把钥匙,然后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独留一阵尾气。